九夜川

文画双修√赛可爱and站长迷妹√时之歌进行时

不知不觉已经一年啦。
请继续指教哦w

渡蓝:

@九夜川


你让我相信,我会找到归宿。


一年来,依旧很喜欢你。

全世界最好的马里奥和世界的珍宝赛赛!!!!!疯狂打call——!!!

说好的套路呢都被吃了吗2

4.

作为一个有道德操守的巫师,赛科尔是不能随便绑架人的。好吧巨龙所说的那个公主除外。

赛科尔试图把这个正直的思路给对方解释清楚,他实在是不想给自己再多添个麻烦。

结果对方认认真真地听完之后一拍巴掌说:“那不是正好吗!我就是公主啊!”

“……你这个公主的画风实在是太清奇了点好么!故事里的公主们面对巫师的时候要么宁死不屈要么哭爹喊娘的,哪有赶着上来让巫师把自己给绑架走的?”赛科尔满头黑线。

维拉公主——也就是格洛莉娅眨巴眨巴眼,说:“因为我要离家出走啊,正好你来绑架我,四舍五入一下不就一样了吗!”

“哪有你这种四舍五入的法子!”

“我说有就有!”

然后他俩的争吵声把守卫们给吸引了过来。

5.

赛科尔看着围过来的守卫们,心里慌得要命。他看了看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对方显然比他要慌张得多。

“愣着干啥?带上我快跑啊!”格洛莉娅冲着他大喊。

……那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原谅她啦。

赛科尔认命地把格洛莉娅拎到扫帚上,趁着守卫们还没反应过来,一脚油门啊不,是一个加速飞上了天,身影淹没在了茫茫夜色里。

留下一群脸上是【呆若木鸡.JPG】的守卫们。

片刻之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噢耶公主终于被绑走了!”

“是啊是啊真不容易!这段时间里可以不用被公主祸害了——”

“走走走去喝两杯庆祝一下!”

今天的皇宫守卫们也是非常团结友爱呢(微笑)。

6.

历尽千辛万苦(并没有)终于把公主绑架到手的赛•巫师•科尔表示:心好累,感觉不会再爱了。

此刻他俩正在弗尔萨瑞斯城外的森林里歇息。赛科尔用咒语点着了一堆枯枝败叶,火光映照在他眼里,像落日余晖融入海洋。

格洛莉娅从她的逃家装备里掏出条厚实的毯子,动作麻利地把自己裹成根寿司,准备睡觉。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毫不做作的公主。”赛科尔对适应良好的格洛莉娅表示万分不解。

格洛莉娅打了个哈欠,说:“我也没见过你这样清新脱俗的巫师。”

“童话里不是说你们公主都是用金碗吃饭银杯喝水,娇贵得会被几十层被褥下的豌豆硌出青紫来吗?”

“童话里还说你们巫师还是挖人心肝吃人血肉,丧心病狂地用各种千奇百怪的玩意炼药的死变态呢。”

说完,俩人一起沉默了。

原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呢。

说好的套路呢都被吃了吗

【西幻童话设定】

1.

在童话故事里,总有那么些长相丑陋心理变态一肚子坏水在咕嘟嘟冒泡儿的巫师。

他们热衷于架起大铁锅熬煮黑暗料理一样绿油油的魔药,制作浸泡了金坷垃的毒苹果,到处诅咒别人易拉罐没拉环吃泡面没调料包。

但是他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谋害公主。他们要么看上公主的家产,要么觊觎公主的美貌,再不济就是想要解决掉公主好霸占她们的相亲对象。他们的结局通常都是不得好死,然后王子与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志向五讲四美的好少年啊不,好巫师,赛科尔对他的同僚如此作死的行为表示万分不屑。于是同僚的在天之灵为他送上了一份祝福——他输掉了自己跟红色巨龙的赌约,要为对方做一件事。

巨龙埃蒙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对赛科尔说,那你帮我去抢个公主回来吧。

赛科尔想,天要亡我。

他似乎看见了同僚的在天之灵愉悦地向他招手。

2.

蓄谋已久,绝对是蓄谋已久!

赛科尔看着那一羊皮卷维拉公主的资料和到达弗尔萨瑞斯的详细路线,心情复杂。

你有本事找资料,没有本事抢人啊!

然而巨龙只是高贵冷艳地把羊皮卷丢给他,自己钻回山洞开始清点起了里头的金银财宝。

喂,公主都还没给你抢来呢,这么着急准备聘礼是要干啥子哦。赛科尔想。

对了,据说那个维拉公主特别喜欢金银财宝。

赛科尔看着满山洞的金灿灿,觉得自己似乎知晓了某个真相。

啧啧。

3.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但是赛科尔既不想杀人也不想放火,他只想尽快把公主给抢回去。

当他趁着夜色在城堡外围寻找公主的卧室时,从某个窗口丢出来一根麻绳,一个人麻利地翻出窗子,顺着绳子呲溜呲溜地滑下去。

然后把在草丛里蹲着的赛科尔砸了个正着。

感情这个王城的人都这么没素质,还高空抛物!

赛科尔一扭头,就看见一双亮晶晶的眸子。

对方盯着他看了几秒,忽然扑上来抱住他,大喊一声。

“巫师,求绑架!!”

赛科尔:“喵喵喵???”

这个套路好像不太对!

tbc

高考进度3/3达成

啊啊啊啊啊狂喜乱舞!!!!举高高!!!

pipipipi狩猎子_:

@九夜川 您的点图!!
懒到复制粘贴不要打我(……)

嗯😊之前那个公主维x魔女赛的梗(///ˊㅿˋ///)有大佬愿意拿这个梗来写着玩嘛?
要画也行乛v乛

明琪女士。以及自己想象中两人的相处模式。

絮语系列

#赛科尔·路普#

突然在想,那时候的你会在做什么?

那时的你会站在衣衫褴褛的孩子前面,努力挺直你那单薄的身躯,想为他们挡下来自这个世界的恶意么?

那时的你会握着沾满鲜血的匕首柄部,努力榨出你那不多的体力,想把对方的胸膛刺穿换来一线生机吗?

那时的你会躲在支离破碎的阴影里头,努力压抑你那悲伤的呜咽,想就此以免被打碎自欺欺人的坚强吧?

你的坚强,你的倔强,你的悲伤,你的彷徨,从来不曾宣之于口,只在心里挖掘一口深井,默默将其尽数埋葬。

你从不奢望怜悯与同情,你不屑于用痛苦博得虚伪的施舍。

于是你孤独若亡灵,在深夜里游荡,在黑暗中徘徊。